Trumpet = Music = Dora

關於部落格
It is the age of no regret
  • 103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東吳管樂馬祖行!(下篇)

侯老師說那裏的平台鋼琴是全島唯一一台
也是他唯一一次彈鋼琴的地方XDD
雖然那裡比起台北那裡還比較像是郊區@@
不過島上才不到一萬人耶...
算是鬧區了!

晚餐就在演出場地附近吃
我吃了兩個繼光餅(相簿有照片)
因為要吹樂器所以就沒再吃多了

開始表演囉~
加安可曲總共有12首
加我五支小號
每首都輪流吹一二三部
而且還沒有中場休息
觀眾都是一些當地的鄉民還有小朋友
所以曲目也都挑一些芭樂歌
鄧麗君就好幾首= =
結果
到了大概第六七首的[演歌]時
有一段小號主旋律齊奏要反覆
但是之前才練過一次
而且是先練不反覆的
所以
全部小號都跳錯音!!!
由於旋律接近所以全都一起吹一模一樣的錯音= =
還好在三秒鐘之內硬給他接回正軌
不過...
這種錯誤也太大聲太明顯了...
所有人都冒了一身冷汗...
整手吹完時還驚魂未定...
節果侯老師還故意損岳哥
[低音喇叭王~要記得反覆阿!!!
]

所有人在台上很想笑又不能笑出來
所以就躲在譜架下一直偷笑XDD
結果接下來的每一首
小號幾乎都有出包...
像是ABBA GOLD的兩支小號SOLO也吹錯音
其實最後那幾首大家都累了
嘆...
不然是可以更好的!
演出完畢
我的嘴巴整個超出負荷= =

本來想說可以回飯店休息了
結果竟然說整團都要去吃消夜
三大桌的菜
比晚餐豐盛了三四倍
甚麼佳餚都有
但是我就是沒食慾
消夜吃這麼多是怎樣= =
聽說是當地連江縣政府出錢的
對我們這桌都沒在吃的人來說
還真是有點浪費@@

刺激的是
侯老師開始了他最愛的[點名遊戲]!
也就是一直灌學生喝酒= =
大三大四的都很習慣了
自動跑去跟老師一起喝
老師也點了岳哥去喝了一杯
最好笑的是亨哥!
明明就不會喝
還把十幾%的高粱灌了五六杯
誰叫他是侯老師的學生= =
再加上不喝沒面子所以就一直在那裡說:
[老師!我跟你乾了!]
結果最後最得不省人事
在遊覽車上瘋言亂語的
下車後還說甚麼:
[到..台北..了...呀~]
還差點摔下車
回到房間後還吐了一堆
真是服了他
下次別再亂喝捏="=

回到飯店後
我們大一的幾乎都跑到LOBBY來玩了
一樣是只有疊疊樂跟大老二@@
那時已經十一點多了
後來所有學長姐都回房間
剩下我們幾個大一的
在飯店外面看星星
聊天
本來跟我不太熟的SAX兄也變得熟絡了
聊了一大堆班上的事情
也聊了一堆感情上面的事情
我們幾個不知不覺就聊到快兩點了

回到房間後
就開電視看[大學生了沒]
看了一下SAX兄打電話到我們房間
說他好無聊(另一位SAX睡著了)
就帶著一瓶酒跑到我們房間來看電視
我實在是撐不住了就先睡了...
(據說該哥他們在兩點多時還打給我要我去玩牌不過我關機了@@)

隔天早上
我六點爬起來洗澡
洗完後
距離七點的morning call還有一段時間
我就又跑去該哥他們的房間串門子
其實也只是看電視= =
奇怪?
為啥都已經過七點了房間電話還沒響
打電話給書婷他也說沒聽到電話響
過沒多久
大四的學姐們就一個房間一個房間敲
說遊覽車八點來
快來不及了!!
於是就可以看到每個房間都亂哄哄的
以最快速度整理行裡衝下樓
還好我的行李很少
拿了就走了

到了碼頭
上了船
一樣是[台馬輪]
這次我的床位在書婷的下舖
右上舖是該哥
左舖是岳哥
總之那帶都是銅管就對了
九點半開船
對於馬祖有些依依不捨
大夥兒一樣跑到甲板等著船駛離港口
就這樣離開馬祖了

很多人昨晚都沒睡飽
所以幾乎都在船上睡
甲板變得沒甚麼人
我就自己待在上面看海
放空
想一堆奇奇怪怪的事情
過了好幾個小時都這麼無聊

快七點了船才到達基隆港
天天跟盛心瑜學長在招人一起去吃[辣霸子]麻辣火鍋
我們都還沒吃晚餐
所以就去了
我跟亨哥還有三個學姐一起搭國光號客運回學校放東西
等放完東西再到辣霸子已經九點了= =
不過那裡的鴨血真的超好吃
有夠讚的!!!
天天學長推薦的果然好阿!
我真得很想再去一次呢~
不過就在士林捷運站附近
我還有四年咧!
以後要去機會多得是ˊˇˋ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